您的位置:

首页  »  科学玄幻  »  色气满满的异世界[1~3]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色气满满的异世界[1~3]
 第一章   赛克斯星是一个神权至上的神奇世界。这裏有着神明,魔法,斗气,奇幻生 物。五个强大的国家占据了整个世界,它们分别是遥远东方的神龙帝国,北方极 寒之地的斯拉夫王国,南方孤悬海外的灯塔国,西方如繁星一般的百城联邦,以 及大陆中央代表神权的教皇国。   这个世界本有无数神明和教派,经过漫长的宗教战争。代表光明神的教廷逐 渐统一了斯拉夫,灯塔,联邦等国家信仰。唯独神龙帝国,同其他国度不同。这 裏的人黑发黑眼,信奉祖先。在光明神信仰世界裏,整个神龙帝国就是一个巨大 的异端结合体. 因此教皇国无数次号召信徒发动圣战。   我叫柯林斯,是一个年轻有为的青年牧师,二十岁出头的已经是八级的大高 手了。高贵而强大的母亲莉亚德琳是教廷圣殿骑士团的军团长,站在人类顶端的 圣级强者。我的未婚妻安娜则是斯拉夫王国的公主,九级冰係魔法师。   光明历1951年,神龙帝国在新皇帝龙傲天的带领下,国力蒸蒸日上。多 次击败入寇边境的斯拉夫军和联邦军。为了削弱日益强大的神龙帝国,教皇国再 次号召发动圣战。   夜晚,我正躺在沙发上看书,忽然听到大门被推开的声音。一会,换好鞋子 的母亲走了过来。我的母亲是个美丽的女人,她波浪般的金发长及臀部,而作战 时则会高高挽起。作为神虔诚的信徒,她端庄而圣洁。经常锻炼的强大肉体丰盈 而矫健。   她坐在我的面前,面色有些疲惫. 穿着白色丝袜的修长美腿交叠在一起。   我咽了咽口水:「母亲,作战安排可是有了定案?我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凈 化那些堕落的无神者了。」   母亲点点头:「这些日子我们不断协商,已经做出了安排。斯拉夫王国由她 们的冰雪女王带领,御驾亲征。」母亲宠溺一笑:「当然,妳的未婚妻安娜公主 也在随行的队列裏. 」   我故作惊讶:「是这样吗?那可真是太好了。」   母亲接着说:「灯塔国则由他们的大统帅道格拉斯将军指挥,百城联邦高乐 将军同我圣殿骑士团一起出发,由我统一指挥. 出征日期订在七天后,联军在神 龙帝国北部边境集结,而灯塔国大军从神龙帝国东部发动攻势,我们双拳出击, 争取直接吃掉神龙帝国富庶的东部和中部地区. 」   我不解的问,这样的安排会不会分散联军的实力。   母亲看着我的眼睛:「不要声张,这次教廷出兵十万,斯拉夫三十万,百城 联邦二十万,灯塔国五十万. 百万大军围攻异端,如果战事顺利,各国考虑追加 兵力,一战灭国。」   我一哆嗦,没想到这次竟然是这种大手笔. 那麽真要灭了这个国家,他的国 民会怎样呢?我抛出了我的问题. 母亲冷冷一笑:「他们又不肯信教,又不肯去 死,真是令人为难. 教皇陛下的意思是男人杀掉老弱,留下壮年当作奴隶苦力。 女人则作为战利品,分给男信徒们,余下的送入修女院。」   所谓修女院,就是教廷下属妓院的美称. 我不禁为那些可怜无信者将要面对 的悲惨结局而感到默哀,不过谁让他们不肯尊奉和信仰光明神冕下呢?   我嘿嘿一笑:「母亲,我还有事出去一趟。」   母亲无奈的看着我:「那妳注意安全,」   出了门,我穿过弯曲的小道走到一个陈旧的小房子前敲了敲门. 过了片刻, 门缝裏露出一张清秀的脸。她推开门将我放了进去。我走进小房子,这裏家具寥 寥无几,衹有一张大床和一张小床。中间用帘子隔开. 文雪夫人帮我脱下外套, 挂在门口的门把手上。   我饶有兴趣的看着她。文雪夫人是一个神龙帝国的美妇人,她皮肤精致细腻, 个头娇小,乌黑秀丽的长发如同丝绸般顺滑。她是同她作为神信徒的丈夫一起逃 出神龙帝国的叛国者。她们一家三口捨弃了在帝国的财富,一路奔逃才来到了光 明的神国裏. 可惜无论是在哪裏,生存的成本都是高昂的,更别提在教皇国的首 都裏. 起初凭借着文雪夫人的丈夫杰出的经济头脑,她们凭借身上有限的资金创 业打拼,很快就过上了富裕的生活。但是好景不长,在她丈夫带着五岁的儿子外 出游玩时,她的丈夫被抢劫者一刀捅死,儿子也饱受惊吓,丧失了语言能力。身 无长技的文雪夫人顿时没有了收入来源,她经营和投资的产业都没有挣到钱,也 就一两年的光景。她们的生活变得既窘迫又困顿. 文雪夫人为了不让自己和儿子 饿死,衹能出卖自己的肉体. 我同她第一次见面,应该是在修女院。那天我和两 个圣骑士朋友喝了一夜酒。醉醺醺的我们一起去修女院为那些「修女」赐福。没 有人愿意接待三个人高马大的醉鬼,最后迫于生计的文雪夫人无奈的同时接待了 我们三个壮汉. 当我第二天在头痛中醒来时,文雪夫人如同婴儿般捧着我的肉棒, 嘴唇轻轻的贴在龟头的顶端。每一次呼吸,她都能清晰的嗅到我阳具的气息。她 娇小而遍布伤痕的身躯一丝不挂的侧躺在我们中间,她下面的两个洞口裏还充塞 着炽热的入侵者。我摸了摸她满是精斑的脸蛋和头发,下定了决心。我要经常占 有她。   所以我为她置办了一所小小的屋子,让她和她的儿子可以搬出贫民窟。她再 也不用随时面对被地痞流氓半夜闯进屋肆意淩辱的危险,衹是隔三差五的好好服 侍我就可以和她的儿子安稳的生活下去。白天,她在修女院接待客人,晚上则回 到家中等待我的临幸。   我坐在床上,脱的干干凈凈。忽然感觉身后的帘子被剥开,一个黑头发小男 孩探出头来。我笑着摸摸他的头:「是小易阳啊。」他也冲我笑了笑,看得出来, 他很亲近我。文雪夫人好像没有看见儿子一样,扭动着腰肢冲我走来,边走边除 去身上的衣服。她跪在我面前,艰难的含住我的阴茎. 熟练的吸吮着这个散发着 腥味的肉棒。小易阳睁大眼睛看着妈妈和这个大哥哥的互动。我哈哈大笑着说: 「小易阳来看啊,我要肏妳妈妈了。」文雪夫人涨红了脸,口中呜呜的不知想说 些什麽。我一把抱起文雪夫人,吐了口唾沫润滑了一下她的屁眼,狠狠的一插到 底。易阳看着妈妈坐在柯林斯大哥哥的怀裏,似哭非哭的大声呻吟。他好奇的伸 手捏住妈妈的乳头. 我亲了一下文雪的耳朵:「快,掰开妳的贱穴,自慰给妳的 儿子看。」   她挣扎的看着我:「不~ 哦~ 不要这样。」   我一拍她屁股:「这是命令!夫人。」   她哀怨的看着我,一衹手分开自己湿润的阴唇,另一衹手竖起三根手指伸进 阴道搅动起来。   在自己儿子面前被包养她的年轻人肏弄,自己还无耻的抠挖着淫靡的贱穴。 强大的心裏和生理刺激让她勾起脚尖,喷泉般的喷出潮水,劈头盖脸的浇了儿子 一身。我还干着她的屁眼:「给妳儿子舔干凈,嘿嘿嘿。」   她一闭眼,向着儿子的脸亲了过去。我疯狂的大笑着,声音透过薄薄的墻体, 回蕩在小巷子裏. 我不知道的是一个有着金色长发的美熟女正透过门缝,窥视着 这一切。她嘴裏叼着自己白色蕾丝内裤,玉手抚慰着自己淫水泛滥的蜜穴。她